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除尘布 > » 信息列表除尘布

小米闪了老腰_手机_价位_Civi

发布日期:2022-05-04 07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4月21日,一场以“你的光芒,天生好看”为主题的小米Civi新品发布会,引发业界的关注。

  与往常不同,这次走上发布会舞台中央的,不是雷军、卢伟冰,而是会写代码的美女产品经理胡馨心。

  两位高颜值的才女同时出现在一张小米Civi 1S海报上,似乎正预示着小米Civi 1S将是一款集颜值与性能于一体的诚意大作。

  从近两年的小米手机发布会来看,动辄3999元起售价,时不时还向5999元价位开上一枪。

  米粉已经很少能看到主打2000元价位的小米手机发布会了,即便是有些新款机型,那也是静悄悄地上线开售。

  而这款2299元起售的小米Civi1S,似乎不难发现小米试图在用一场追求极致“美”的态度,去找回正在失去的2000元价位市场份额。

  成立12年的小米,至少8年时间都在2000元价位打磨米粉心中的旗舰手机。

  2011年8月16日,沿着乔布斯脚步方向的雷军,给发烧友带来一款1999元的小米1代。

  2017年4月19日,号称小米巅峰之作的旗舰机型小米6正式亮相,起售价提升至2299元。

  2019年2月20日,起售价2999元的小米9也成了小米的最后一款2000元价位旗舰手机。

  此后,小米品牌虽尝试着重回两千元价位市场,如2099元的小米10青春版、2499元的小米10S、2299元的小米11青春版、2599的小米Civi等。

  但总因各种短板,让消费者觉得诚意不够,要么短命停产,要么销量惨淡,始终没能有一款成功机型引爆市场。

  为了形成差异化优势,做好无短板的高端机型,中低端产品往往会被进行各种强行的阉割。

  当2000价位小米手机也从旗舰转变为鸡肋,长久以来性价比思维捆绑的消费者,也逐步失去了对小米品牌的过度依赖,要么转向更经济实惠的千元机市场,要么选择其他品牌机型。

  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来看,选择千元机和百元机,多半是学生、老人或乡村市场,这种消费群体不但不会带来产品的溢价,还会拖累进军高端的战略意图。

  小米团队似乎都清楚,以1999元起家的小米手机,一直以来都是以性价比为打法,2000元的旗舰价位已经是深入消费者的内心,也成为小米手机业务的腰部支撑位。

  如果丢掉了2000元价位的腰部支撑,一旦高端市场又没能站住,这岂不是自断后路?

  2021年小米手机业务贡献了2089亿元的营收,同比增长37.25%;

  手机销量达1.9亿部,同比增长30.14%;每部手机的平均售价在1097.5元,同比增长5.55%。

  小米高端手机(国内定价超3000元,海外定价超300欧元)的销量已从2020年的1000万部,攀升至2021年的2400万部,同比增长140%。

  手机销量和销售额处于同步上升时,均价没啥变化,高端机却大幅攀升。可见小米的2000元价位的腰部市场正被疯狂地挤出中。

  若是将高端手机按照每部3000元计算,2400万部高端机直接贡献了720亿元营收。余下1.66亿部“非高端”手机仅贡献1369亿元营收,折合均价每部才825元。

  更何况,按照雷军在微博上的秒光口径看,小米这两年在4000元价位的市场确实卖得很不错,这个高端手机贡献的业务收入将会超出720亿,而剩下的“非高端”机型平均售价将压得比825还要低。

  2021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TOP10榜单中,小米有两款机型,分别为售价599元的小米Redmi9A,位列榜单第七,以及售价799元的小米Redmi9,位列榜单第十。

  如果说一两年的数据变化很难看出整体情况,我们从小米公开的7年财务数据来看会发现:

  小米手机的平均销售价格从2017年的801.5元上升至2021年的1097.5元,年均售价增速6.16%。

  而2021年的小米手机的平均售价增速只有5.55%,2020年也就6.11%,均低于七年的平均增速。

  这也致使小米的产品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,死铁粉跟着小米往上走,可普通消费者,依然在寻找小米的性价比的路上继续下沉。

  在“站稳高端”的口号喊得最猛的这两年里,小米手机的市场表现,不能只停留在这占比仅10%的高端市场,更关键的还得看到这背后90%的中低端市场,这才是小米手机的市场主力。

  重要的是,在冲击高端时,小米已经丢掉中端的腰部支撑,2000价位的基本盘近乎雪崩。

  近两年来国内通讯企业因受西方技术的卡脖子,华为、中兴等手机品牌被迫撤离市场,联想和摩托罗拉也因5G标准投票风波,被卷入舆论的旋涡中。

  行业内的玩家被迫逐一退出市场,智能手机市场迎来了大洗牌的历史机遇,这也正给小米等供应链不受影响的品牌让出了大量的空缺。

  而这个空缺中,除了华为在高端市场占有一席之地,摩托、联想、中兴让出的均是中低端价位市场。

  而从小米近五年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到,在2018到2020年的这三年里,原材料存货就已经翻了一倍。

  而就在2021年,好不容易压制下来的库存,突然出现急剧地拉升,制成品存货有239.34亿元,同比增长33.63%,此时的总存货有537.29亿元,同比增长25.74%。

  我们得清楚的是,同一时间内,制成品存货的走低,原材料存货的大涨,显然是在做供应端的扩充,往往在这时正是需求端比较旺盛的时候。

  据最新数据显示:2022年3月份小米手机中国销量排名降至第五,比上年同期下降两位排名,环比大跌21.5%,同比更是暴跌36.8%。

  而曾被雷军调侃为像素级模仿着荣耀,环比下降11.9%,同比暴涨143.6%,重回国内市场第一的宝座。

  在脱离华为一年后的荣耀,似乎有点满血复活的趋势,不但夺回来自己该有的2000元价位中端市场份额,热卖的Magic 4系列更是冲上7000元价位,似乎正在夺回华为失去的高端手机市场。

  放眼全球来看,据Canalys发布2022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TOP5数据,小米手机2022年的Q1市场占有率位列全球第三,但相较于2021年Q1同比下滑1个百分点。

  智能手机发展到今天,因在过度依赖供应链,追求性价比时,技术创新早已经被扼杀,产品内卷日益加重。

  在没有核心技术的壁垒下,依靠零部件堆砌起来的高端产品,必定会陷入同质化旋涡,进而在下一轮技术突破下会显得后劲不足。

  行业机遇到来之际,市场需求突然地大增,小米以抢占市场份额,挺进高端市场并行的策略蒙眼狂奔。这也就出现了,冲击高端的同时无法摆脱对低端市场依赖的尴尬。

浙江文星滤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过滤布厂家,滤袋厂家,主要从事污泥压榨滤布,透水模板布,压滤机滤布,丙纶滤布,高温布袋,液体滤袋,高温除尘袋,过滤棉,除尘布研发,生产,销售,产品主要销往浙江,江苏,河北,安徽,广东,北京,天津,上海等地。